口罩发展史:徘徊在安全与恐慌之间

趣味科研 shawn

雾霾深重的大街上,来往行人戴着口罩,看不见表情,甚至看不清人影,这场景细思极恐。但是这层隔着人与世界的一道隔离墙,的的确确给了人一些安全感。回溯口罩的发展历史,从最初单纯遮面、遮挡呼吸到现代以来的医学卫生用途,它所扮演的角色一直游走在安全与恐慌之间。我们需要它,也着实不希望使用它。

1、最初的类口罩物——预防不洁与报复

历史记载最早的“类口罩物”出现在公元前六世纪,古代波斯人的拜火教认为俗人的气息是不洁的,因此在进行宗教仪式时,要用布包住脸。波斯教古墓墓门上的浮雕中,祭师就戴着“口罩”。

13世纪初口罩出现在中国宫廷。据马可·波罗记载,“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有人考证说那块布不简单,是用蚕丝与黄金线织成。

在欧洲,面具作为卫生防护的工具要比口罩早一点。我们知道曾横行欧洲的黑死病,当时的医生为了杜绝感染,会穿着泡过蜡的亚麻或帆布衫,戴着黑帽,和可过滤空气、状如鸟嘴般的面具,眼睛由透明的玻璃护着,手着白手套,持一木棍,用来掀开病患的被单或衣物、或指挥病人如何疗病,他们深深地相信这样的装备可以保护自己免於黑死病的感染。

在欧洲,早年医疗产业被巫师所把持,真正的医生势单力薄。瘟疫盛行时,医生四处奔走救治病人,制疫情,巫婆神汉们觉得医生抢了自己的生意,不断地对他们进行骚扰追打。医生只好用纱布遮住面目,让巫师认不出,以防遭到报复。

2、现代口罩——知道了细菌的存在

1857年,法国微生物学家路易斯·巴斯德发表了“关于乳酸发酵的记录”,这是微生物学界公认的经典论文。从此,人们对微生物的认识有了跨越式的发展,并开始关注各种和细菌有关的问题。

路易斯·巴斯德(1822-1895)像牛顿开辟出经典力学一样,开辟了微生物领域,创立了一整套独特的微生物学基本研究方法,开始用“实践—理论—实践”的方法进行研究。

1861年,巴斯德用他有名的鹅颈瓶所做的实验,有力地证明了空气中有细菌存在。他还根据自己对发酵作用的研究,指出空气中存在许多种细菌,它们的生命活动能引起有机物的发酵,产生各种有用的产物,有的产物还可以为另外的细菌后继发酵、产生其它产物。

空气中也存在着人和动物的病原菌,能引起各种疾病。为了排除杂菌,巴斯德于1886年创造了巴氏消毒法。没错就是现在各种牛奶使用到杀菌方法。

1877年,英国化学家廷德尔建立了间歇灭菌法或称廷氏灭菌法。1876年创立了无菌外科。同年,德国人科赫分离出了炭疽菌,提出有名的科赫法则。他为了弄清霍乱弧菌与形态上无法区别的其他弧菌的不同,进行了生理、生物化学方面的研究,使医学细菌学得到率先发展。

在口罩应用于医学之前,无菌外科的规范虽然已包括用石炭酸消毒手术器械,外科医生得穿手术衣,戴手术帽和橡胶手套;但并没有使用口罩进行防护,医生手术时常把自己口鼻腔中的细菌传染给患者,从而引起伤口感染。

1895年,德国病理学专家莱德奇发现了空气传播病菌会使伤口感染,从而认为人们讲话的带菌唾液也会导致伤口恶化。于是,他建议医生和护士在手术时,戴上一种用纱布制作、能掩住口鼻的罩具。此举果然有效,病人伤口感染率大为减少。从此,各国医生纷纷采纳莱德奇的建议。于是,口罩便在欧洲医学界逐渐流行和推广开来。

莱德奇推广的口罩,只不过是一层包裹在外科医生嘴巴、鼻子和胡子上的纱布,它包扎得既紧又不舒服。1897年,英国的一位外科医生,便动脑筋在纱布内装了一个细铁丝的支架,使纱布与口鼻间留有间隙,从而克服了呼吸不畅、容易被唾液弄湿之弱点。

保罗·伯蒂

1899年,法国医生保罗·伯蒂牙痛得彻夜难眠,他想到了几个月前,他本来好好的一个学生因为帮忙做外科手术,也得了这种病。他猜想也许空气中飞来飞去的唾沫,传播了疾病,于是便做了一种六层纱布的口罩,缝在手术衣的衣领上,用时只要将衣领翻上就行。后来他把口罩改成可以自由系结的办法,用一个环形带子挂在耳朵上。现代口罩就这么华丽丽地诞生了。

3、口罩的考验——当面临传染病与污染
1、西班牙流感

口罩真正走出医院,变成公众常备用品,是伴随着史上最可怕的传染病“西班牙流感”而来。

1918年3月11日午餐前,美国堪萨斯州的芬斯顿军营的一位士兵感到发烧、嗓子疼和头疼,就去部队的医院看病,医生认为他患了普通的感冒。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出人意料:到了中午,100多名士兵都出现了相似的症状。几天之后,这个军营里已经有了500名以上的“感冒”病人。

图为1918年,美国一份报刊登载的防流感广告宣传页,红十字会的护士带着由数层纱布制成的口罩

随后,流感传到了西班牙,总共造成800万西班牙人死亡,这次流感也就得名“西班牙流感”。

1919年,两位巴黎的男士手持标语,宣传使用防流感口罩

在1918年3月到1919年底,全世界大约20%的人感染了“西班牙流感”。全世界预计死亡人数约为2000万(最新也有研究估计约为1亿),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还多,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提早结束的原因之一,因为各国都已经没有额外的兵力作战。

疫病蔓延期间,人们被强制性要求戴口罩,特别是红十字会和其他医护人员。从当年的老照片上可以看到,口罩已经成为了疫病出现的象征性影像。一位乘客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电车售票员拒绝上车。从照片上看,没人拿这东西开玩笑,都老老实实往脸上捂纱布,到处是白花花一片。

2、伦敦毒雾

工业革命以来,伦敦就以“雾都”扬名。煤炭是支持工业革命的核心燃料,经济和技术飞速发展,伴随而来的是城市污染急剧加重。当时的大多数工厂都建在市内和近郊,居民家庭又大量烧煤取暖,煤烟排放量急剧增加。城市发电也主要靠煤,以煤为动力的蒸汽机车拉着一节节燃煤专列开进首都。

1962年,一名伦敦警察戴着防雾面罩在大街上执勤

积累的尘雾妨碍交通,弄脏衣服,熏黑房子,一位建筑师曾经报告说他在墙上见到过厚达 4英寸的含硫污垢。高浓度的二氧化硫和烟雾颗粒还会危害居民健康,进入人的呼吸系统后会诱发支气管炎、肺炎、心脏病。伦敦居民的肺结核、咳嗽的发病人数比在世界上所有其他地方都多,整个伦敦城犹如一个令人窒息的毒气室一样。

风是驱散这些毒雾的唯一希望。但是1952年12月4日,一个移动缓慢的高气压滞留在伦敦上空,导致大气湿度增加、风力微弱,煤烟极难扩散,12月5日,伦敦即开始大雾围城。市中心空气中的烟雾量几乎增加了十倍,全城能见度下降到惊人的程度。

烟雾使数千伦敦人染上了支气管炎、气喘和其他影响肺部的疾病,从12月5日到8日这四天,已有四千至六千人死亡,多数是小孩和呼吸系统脆弱的人群。12月9日,烟雾被狂风驱散,此后两个月内,又有近八千人因为烟雾事件而死于呼吸系统疾病。

当时举办的一场牛展销会上,不适应伦敦污浊毒空气的350头牛也惨遭劫难。先是一头牛当场死亡,14头奄奄待毙,另有38头严重中毒。此时,伦敦雾中二氧化硫含量增加了七倍,毒雾围城上升成为一桩社会事件,即“1952年伦敦大雾事件”。这场悲剧终于使英国人下决心与伦敦雾开战。

1953年,一对情侣戴着口罩在户外约会

1956年,英国政府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现代意义上的空气污染防治法——“清洁空气法案”,大规模改造城市居民的传统炉灶,逐步实现居民生活天然气化,减少煤炭用量,冬季采取集中供暖;在城市里设立无烟区,区内禁止使用可以产生烟雾的燃料。发电厂和重工业作为排烟大户被强制搬迁到郊区。

1965年12月7日,披头士乐队抵达美国曼彻斯特参加演唱会,而曼彻斯特正处于多年来空气污染最为严重的时期,他们戴着口罩不是为了隐藏身份,而是对抗城市烟雾。那时,民众佩戴夸张的口罩也传达出对糟糕的空气抗议和不满的情绪。

1968年又追加了一份“清洁空气法案”,要求工业企业必须加髙烟囱,将烟雾排放到更高的空域,从而更好地疏散大气污染物。

1974年出台“空气污染控制法案”,规定工业燃料里的含硫上限等硬性标准。在这些刚性政策面前,烧煤产生的烟尘和二氧化硫排放减少放缓,空气污染明显好转。到1975年,伦敦的“雾日”已经减少到了每年只有15天,1980 年降到5天,伦敦此时已经可以丢掉“雾都”的绰号了。

3、SARS之疫

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口罩大范围的使用,想必还让大部分人记忆犹新,就是SARS(非典定性肺炎),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全球累计非典病例共8422例,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自2007年7月13日美国发现最后一例疑似病例以来,没有新发病例及疑似病例。全球因非典死亡人数919人,病死率近11%。而那时,口罩几乎成了全民标配。

图为一家药店前民众抢购口罩

曾经人潮汹涌的街道一时冷清得让人不可思议,偶尔几个行人,面孔上也罩着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原来只卖两三元钱一只的纱布口罩,到了论“层”而卖的地步:8层,3元;9层,4元;12层,6元……最昂贵的所谓“高科技口罩”已达每只近百元的天价。口罩的供不应求甚至波及到大洋彼岸,美国新泽西州不少华裔相继订购口罩寄送中国亲友,导致该州不少地方口罩缺货。

直到今天,外科口罩对预防感染呼吸道疾病的效果仍存有争议。而彼时的中国人就这样躲在大白口罩后度过了一年。“乱吃药戴口罩,皱着眉头不会笑”,成了“非典”时期人们状态的最真实写照。

图为隔着口罩亲吻拍婚纱照的新人。

4、口罩另一面——反亲密的道具

口罩并非疾病的专利。在中国,口罩走过了多元化的历程。无论历史怎样演进,口罩仍然是戒备和防范的工具和象征。

中国古代闺阁中的小姐常做的动作就是用帕子掩口,在外人遮住自己的牙齿和表情。从这个意义上说,手帕的移除和赠与,象征着去除两人之间的障壁,建立亲密关系。比如在《红楼梦》中有一回就是“痴女儿遗帕惹相思”,丫头小红把手里的帕子故意丢给贾芸,私传信物。而黛玉也将几块用过的旧帕子送给宝玉做纪念。

60年代后期的中国,正经历一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口罩和军用棉大衣成为年轻人的标配。防寒之外,还流行把口罩展平了挂在胸前,是当时单调服装上少有的装饰物,成为冬季街头的“时尚”。图为1967年中国街头的士兵。

文革时期,是气候上的“冬天”,也是政治上的“冬天”。除了时尚,把脸掩藏在严实的大口罩里也给人传达一种严肃、神秘的氛围。口罩兼具了防寒、时尚、唬人的功能。图为1972年,尼克松访华期间,北京街头戴口罩的青年。

口罩被民众普遍应用,它遮挡面容、隔阻外界的属性也让其成为紧张和不安全感的标志物。2013年5月,昆明数万民众聚集市中心广场,抗议中石油在距昆明30多公里的安宁建百万吨级石油化工厂。抗议发生后,安宁工商局要求销售口罩须实名制,试图对民众施压,然而民众对生存环境的焦虑却是捂不住的。没多久,实名制便在争议中取消。

中国的明星外出也爱戴口罩,将脸严严捂住,防止被他人认出。可是,他们更深的隐藏了自己,实际却是更明显地暴露了自己。口罩,将他们身上的神秘、躲闪的气质展露无疑。这是娱乐新闻读者们最常见到的明星们的日常面貌。

5、雾霾——口罩成了生活必需品

口罩并非疾病的专利。在中国,口罩走过了多元化的历程。无论历史怎样演进,口罩仍然是戒备和防范的工具和象征。

2008年以前,很少有人提空气污染,很少在路上看到人们戴防雾霾口罩,甚至那时大家不知道什么是雾霾。

直到 2008 年前,北京申办奥运,一些官方报导中才提到有空气污染问题。当年美国运动员来北京参加奥运会时带了个很「奇怪」的面罩,让媒体好一通挖苦......

美国运动员表示:「我们没有意识到戴口罩会给大家带来不好的影响,从我自身的角度看,这只是为了照顾自己潜在的危险。

空气污染一直很严重,是当时大家对雾霾还没有清楚的概念。

而从 2011 年开始,美国大使馆持续播报超过半年的 PM2.5 的行为终于引发了社会关注,人们逐渐认可了 PM2.5是影响健康的因素,我们对雾霾开始关注。

口罩众生相

美国大使馆数据显示:2008 年 4 月到 2015 年 4 月的 PM 2.5 这八年时间,北京的空气污染较稳定,一直在 90-100 ug/m?3;范围内(大概超出世界卫生组织 24 小时 PM 上限的 5 倍以上)。

雾霾又让口罩回到我们的视线。

尽管很多口罩的实际功效到底几何我们也不知道,但面对雾霾,人们越来越依赖于口罩,它几乎成为穿着中不可少的组成部分。2013年12月6日,南京,受严重雾霾天气的影响,在户外举行的T台秀上,模特戴上了口罩。

2014年10月19日,北京,约3万人参加的2014北京马拉松赛在雾霾中开跑。一些参赛者自备防毒面具、口罩,抵御雾霾侵袭。

口罩火了,可巨大的市场背后是一片混乱,投机口罩厂商的虚假宣传铺天盖地。我国此前并无防PM2.5口罩的国家标准,那些公然打上“防霾”、“防PM2.5”标签的口罩涉嫌虚假宣传。图为2014年8月27日,北京工商人员对部分药店的问题口罩进行检查。

2016年1月18日,我国第一个正式向社会发布的可以有效防护雾霾危害的口罩团体标准TAJ1001-2015《PM2.5防护口罩》在北京正式发布。该标准由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提出,由我国安全防护用品行业专家及相关科研部门历时近两年完成。新标准于2016年3月1日起实施,经过检测通过该标准的产品将在包装上印刷“PM2.5防护口罩”特定标识和“F90”或“F95”防护级别。

 

在未来,今天的雾霾也会被当作一场事件载入史册。

希望那个时候,口罩不会成为我们的随身之物。

但愿雾影重重下半白的脸庞,永远留存在历史的画册中。


参考资料:

  • 国家人文历史

  • 江南:《口罩发展史》;

  • 周斌:“伦敦战雾记”,《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3期;

  • 刘耘菲:《口罩与面具》,十五言社区。

  • 腾讯《图话》栏目


————————我是很硬的广告分割线————————

要问口罩哪里找、木木商城就是好~

一次性三层无纺布口罩一次性三层无纺布口罩

一次性活性炭四层防毒口罩一次性活性炭四层防毒口罩

3M防颗粒呼吸阀口罩3M防颗粒呼吸阀口罩

雾霾 口罩 趣味科研

10

发表评论

0/500

    全部评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