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神奇的文章,永远离开了我们

趣味科研 BloodyRex

就像某些歌手的歌曲会在各大平台上被封禁一样,发表出来的文章也可能因各种原因被撤回(retracted)。在科研世界里,论文就是你的歌单,要想火也免不了要在论文上下点功夫,有些人几年磨一剑,发出的文章轰动世界,有些人加班加点,出论文比出柜还快,也有一些人为了快速成名而不择手段,这不,这些人就玩过头了。

过去的一年里,虽然有数不清的论文被专业杂志撤回,但是多数是因为撰写者的失误,粗心无意为之导致的,最后这些错误被他们自己发现,要求撤回。然而,还有一部分就不是那么无辜了,他们或是故意修改了数据,或是全篇编造,我们在原文网站中发现了这5例,供大家观摩。

 我喵,故我在

35岁的Le Catt终于被人抓包了,它用自己独有的方式给David Lewis的一篇论文作了评论,该文章发表在澳大利亚哲学杂志(Australas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上。这事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Le Catt它是一只猫。

文章作者David Lewis于2001年去世,他是一个因模态现实主义(modal realism)理论著名的美国哲学家,他的主要思想是,我们要认可逻辑上可能存在的所有世界,因为这些世界和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同样真实。在他的脑子里,也有这样一个世界,里面的猫都可以写字,而在那个世界里,他自己也是一只猫,名字叫Le Catt。什么!你说这是扯淡?但他已经用Le Catt的名义给自己发表的文章撰写评论了。

Le Catt的旧照

这个35岁的猫(转换成猫龄超过100岁)的诡计在当代哲学家的小圈子里流传,知晓的人中也包括Michael Dougherty,他最近就在一本关于学术诚信的书里呼吁,刊登文章的杂志应该让大家都知道,Le Catt根本不是一只猫,它其实就是Lewis的化身,也就是说,一直以来他都在以猫的名义对自己的文章发表评论。

 三相作假

大名鼎鼎的德国出版公司Springer又下架了上百篇学术论文,因为学术造假的问题日益严重,他们也不得不对此做出应对措施。实际上,对欺诈性的行业评议的审查一直都在进行,很多作者或者收了钱的咨询方对评议造假这件事总是乐此不疲,2012年以来,已经有500多篇文章因此被撤回,不巧的是,大部分这样的文章都来自于中国。

如果试图查看这篇论文,只能找到关于文章撤回的官方声明

我们要说的这篇论文也是这样,他凭借登峰造极的造假程度荣登此次排行榜的第四。这篇文章有个惊世骇俗的标题:核仁素对恶性胶质瘤中通过TGF-β受体信号激发的提升。看不懂没关系,我也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文章内容基本就是瞎扯的,大概是由律师捏造。经查证,不仅如此,这篇文章的作者、赞助和行业评议流程没有一项是真实的,但它却成功地在2015年发表在了分子神经科学杂志上,一直坚持到2017年才被查处。

文章的赞助与声称的不符,文章作者之一表示没有听说过这项研究,主要作者也证实没有参与过文章发表也从没支持过发表,那这篇文章究竟是如何发表的呢?显然,现在的论文评选过程比我们想象的都要更复杂一些。

德国Springer-Verlag(斯普林格)出版社是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出版社之一

伪数据达人

日本学者‎广佐藤‎(Yoshihiro Sato)在2017年1月去世,11个月之后,他的23篇论文就因坐实数据造假被全部撤回了,而在18年他可能还有更多的文章会遭到撤回。

‎广佐藤‎生前本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科学家,他的很多文章都在权威杂志上发表(像神经学,骨骼和JAMA)过,但是在他死后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对髋部骨折的治疗,髋部骨折因其后果的严重性,被人称为人生的最后一次骨折,老年人经历髋部骨折一年后的存活几率只有50%,所以针对这一病症的研究有重要的意义。广佐藤的研究成果之一就是发现了维他命D对老年体弱患者的神奇疗效,他声称维他命D对患过中风、患有帕金森症或者老年痴呆的人群有显著的帮助,但是他的实验数据结果未免有些太好了。

髋部骨折的不同种类,发生于老年人身上时,如果采取保守治疗容易带来长期的危害

2016年,针对广佐藤的“优秀”研究数据,奥克兰大学就发起了相关的分析工作,结果加重了人们对他的怀疑,广佐藤之后不得不承认确有其事,还把以前给自己文章添加挂名作者的事情一并托出。之后JAMA在内的相关杂志发表了声明,提醒广大研究人员不要被其文章误导,而他发表的伪数据论文可以一直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给环保主义者的一击

2016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两位学者在著名杂志科学上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文中声称欧洲鲈鱼仔对人造聚苯乙烯颗粒情有独钟,比起天然的食物,它们更喜欢吞食这些人工合成的材料(假)。

这一结论看似无关紧要,却让全世界的环保主义者炸开了锅。聚苯乙烯小颗粒很难被人眼发现,但鱼吃下之后会让它们减缓生长,更容易被捕食者抓住,也就是说,这些吃下了人工聚合物的小鱼更容易把这些颗粒往食物链上方传递,最后变成你的盘中餐。这一发现显然是塑料污染的有力证明,被环保人士拿来大做文章。

这种类似的生物富集作用其实在自然中广泛存在,也很好理解。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旦虾米吃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就会被一级一级传递到大鱼体内,如果这种不得了的物质很难排出体外,就会在高等生物体内聚集,每上升一层,浓度也升高一些,而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我们,也就理所应当成了污染物的聚集基地。

食物链 Credit:eugeniahauss

很快,针对这项研究的后期调查就展开了,此时有些人就开始怀疑他们是否进行了这项研究。2016年12月,科学杂志就发布声明说该研究正在接受调查。由于研究人员无法提供完整的研究数据,又以电脑丢失为由拿不出更多的研究材料,瑞典中央道德审查委员会(CEPN)经各方查证之后宣称这是一起学术造假事件,研究内容无法支持论文中的数据,文章最终被科学杂志宣布撤回,作者向瑞典政府申请到的4年科研基金也随之泡汤,并被处以2年内禁止申请科研基金的惩罚。

有意思的是,这篇文章发表的时候还被科学杂志评价为一项“卓越的”(remarkable)研究。

 瞎吃和瞎写

Brain Wansink,康奈尔大学食物与品牌实验室主任,也是畅销书籍,瘦身指南《瞎吃:我们为什么吃的时候不过脑子》(Mindless Eating: Why We Eat More Than We Think)的作者,该书于2006年出版,目前在豆瓣上有7.9分的高分。他还有一个有趣发现说的是,当孩子面对苹果还是饼干的选择时,如果苹果上贴有一张Elmo的贴纸,孩子就会选择吃苹果(假)。

来自动画《芝麻街》中的Elmo,你可能没听过它的名字,但一定见过它

然而,自从2016年11月他在一个博客po文中向自己的一名研究生提了一些“有用的建议”之后,他的麻烦就开始了。回复中他说,研究里可能会碰到一些无用的数据,它们不能支持你这篇论文的观点,但是只要稍加利用,就可以变成另外一篇论文的材料。这名学生会心一笑,于是发布了5篇论文,全都都和意式餐厅的自助餐有关。

这条现已被删除的博客暴露了Brian的治学理念,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辞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关注,很快相关的调查就展开了。结果发现,从很早开始,他的文章就出现了大量研究方法和数据分析的问题。康奈尔大学也对这一问题采取了行动,只是对于结果,校方评价其为学术上的错误,而没有归结于行为问题。现在Brain有超过50篇论文面临彻底审查,而去年Brian则至少重新发布了8篇更正的文章,还主动撤回了4篇已发表的论文,其中也包括那篇苹果和饼干的文章。

Credit:豆瓣

其实类似的奇葩例子在学术界数不胜数,牛油果也曾介绍过一篇标题十分炸裂的论文(在这里:复活节岛秘史)。

所以你看,这里并不是人人诚实,学术第一的天堂,但也不会是黑暗腐坏,欺骗大众的作坊。流言和实证在空气里碰撞,客观如科学家也要在真与假之间徘徊,只是很多时候,人总是偏向于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对本该质疑的东西闭眼接受,当相信自己和相信别人成了同一件事的时候,探索和较真的乐趣也就少了。

发表在Nature Socialism上的paper,这篇F**K打头的文章痛斥了Diamond的理论

关于网站Retractionwatch:他们致力于对撤回学术文章的信息收集和公布,每年大约都会收录500-600例论文撤回背后的故事。

(摘自livescience。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仪器+资讯平台:yqj.mumuxili.com!买耗材仪器,找木木西里:www.mumuxili.com!)

分享 科研 趣味科研 学术动向 有趣 呵呵呵 嘿嘿

0

发表评论

0/500

    全部评论

  • 暂无评论